二凡

滤镜救了我
灵感来自于图二

我是一只鸟
但我不是一只普通的鸟
我是重点高中里的一只鸟

今天那群可怜的高中生放了假,一个月一次的假,学校除了我和我同伴说话的声音,再难听见其他声音。

我嚣张的飞进一个没关窗户的教室,准备在他们的课桌上留下我高贵的白色印记,这时突然进来了一个扎着低马尾的人,把我的屎意给吓了回去,我振翅飞出教室,招呼我的亲戚朋友过来,准备等他一出教室就报复回去,可等了一上午也不见他出来,我的亲朋早已散去,这时一个黄头发的人走向了那个教室,我立刻飞到他头顶,把怒气发泄在了他身上

先前进入的那个人看见那个黄头发的,终于走出了教室,我才看清这原来是个男人,他扯着那个黄头发的往厕所走,片刻后我就看见他俩身上都是水,更高大的那个人黄色的头发贴在脸上,看见他俩的惨样我高兴的叫了起来,他们走向操场,似乎是想让太阳将水晒干,走到一半那个矮一些黑头发的人忽然往回走,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两本书,交给黄发的,说:“你先看会,等身上干了我们就回去做我给你出的那套试卷”
看样子是给学生补课的老师,那黄发的却从后面抱住黑发的:“小耀,明天再考不好吗?”
“不好,今天没上110晚上你就给我睡沙发”

伊万当初对王耀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,可最终还是抵不过时间
激情消磨在柴米油盐里
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人一时看对眼
七年之痒只剩下争吵与相互折磨
最终以分手作为结局
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
开始便是错误
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终身未再相见

南方2

前篇


伊万走进杂货店看了看

上到笔墨纸砚下到汽水辣条,店里什么都有

他犹豫着要不要把老板叫醒,却看见一个小人迈着小碎步跨过对她来说略高的门槛,嘴里喊着“王哥哥,有酱油吗?”


王耀这时还被周公拉着博弈,哪能去理会这小妮子

小人儿看见王耀没反应,走过去将他脸上的蒲扇取下来,又拉高了嗓门,在他耳边喊“王哥哥!!!我要买酱油!!”

王耀一个激灵,坐起身来,瞅了她一眼,晃晃悠悠的到后面去拿酱油了


这小孩这才和伊万搭话“你是王哥哥的朋友吗?站在这干嘛?”

伊万想更她解释,可这时王耀已经拿了酱油出来了,小孩拿了酱油就走了,没有再给伊万一个眼神

这时王耀才注意到伊万问“你要什么?”
伊万看了看他说“这有伏特加吗?”
“有,你是俄罗斯的吧?”王耀回答道
伊万想有这么明显吗?手上接过王耀递来的伏特加喝了一口
另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摸钱包,可空空如也的口袋里那还有钱包的影子

伊万瞟了眼正在等自己给钱的王耀,心里合计这自己能逃走的几率有多大











欠债不还的毛子不是好毛子
是要被王老板按在地上摩擦的毛子











现在我空间里分为两种人
一种是骂镇魂编剧的
一种是夸镇魂编剧的



be真好啊
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 h

为什么我们不喜欢红配绿呢?
我思考了很久
这大概就和花城x戚容是一个道理

伊万十分喜欢给王耀做饭
即便他知道自己做的并不好吃
但他就是想听到王耀每次吃完后夸他的那句话,这让伊万觉得:啊,他的温柔是我的,这个人也是我的

南方

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南方

当初一时冲动就背着包出来的他漫无目的地游荡
从这辆火车上下来,又上了另一辆,最终来到了这里
街道两边都是仿古的建筑,但却又没什么变化,全都是同一个瓦匠,同一个模型,一模一样没什么意思,除了屋上的招牌不同


作为一个外国人,连普通话都说的不太利索,更是听不懂这的方言,街道两旁的人都看着他,让他觉得十分不适,想着还是离开这算了


他准备往回走,突然看见一栋二层楼房
与前面的建筑没什么不一样,除了它的瓦是粉的,伊万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,才知道这竟是一家杂货店


老板穿着一件白色背心搭配一条红色大裤衩,像公园里晨练的大爷,躺在凉椅上睡大觉,脸上用蒲扇遮着,细碎的光打在扇上



这就是伊万与王耀的第一次相遇,也是伊万苦难的开端

清明

又是一年清明

王耀捧着一束向日葵与一瓶伏特加来到了墓地
淅沥的小雨打在王耀的身上

坟头已经长满了野草,王耀看着其他的扫墓人从眼前走过。他慢慢的蹲下,将伏特加打开,
一口灌下去,浓烈的酒精将王耀呛出了眼泪。

“小耀,偷喝可不是好习惯哦”

王耀转过头去,露出惊异的神情
身后却只有野草在微微摇曳。